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重生了,重生成殺人犯的妻子 第2章 別丟下我,求你_丹艷小說
◈ 第1章 我死了

第2章 別丟下我,求你

  我死了。

  死在了他為護新歡,逼我去引殺人犯的那個夜晚。

  死後我的屍體被做成標本,困在玻璃展示櫃里。

  可傅銘煜,卻突然發了瘋……

  海城,傅家。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死後我的靈魂會回到這個家。

  「西西還是聯繫不上?這都幾天了。」傅伯母坐在沙發上,小聲的碎碎念。「這孩子向來聽話,不會不接我電話的,會不會出事了?」

  我是傅家的養女,十八歲來到這個家。

  我媽媽是傅伯母最好的閨蜜,我爸媽車禍死後,她就帶我回了傅家。

  「媽,不用管她,這麼大的人了,能出什麼事。」傅銘煜有些不耐煩,看了眼時間。「今天是媛媛的生日,我先走了。」

  看着傅銘煜,我有些自嘲的笑了笑,他不會在乎我的死活的。

  曾經的我們,是家人口中的青梅竹馬,兩小無猜。我喜歡跟在他身後,他喜歡牽着我的手。

  他說他喜歡我,我就像傻子一樣愛了他整整十年。

  可惜年少的感情太薄了,在傅銘煜遇見他的真愛後,我們之間所有的感情,頃刻間化為烏有。

  「銘煜啊……最近外面都在傳那個連環殺人案,專門殺年輕漂亮的女孩子,我這眼皮總是跳,心慌的厲害,你聯繫聯繫西西,就說我想她了。」伯母有些着急,小聲懇求。

  爸媽死後,傅伯母是唯一給我關愛和呵護的人,她像是母親一樣安撫陪伴着我,對我像親生女兒。

  我想安慰她,抱抱她,可我現在做不到了。

  甚至……還讓她這麼的難受。

  「伯母,對不起……」我哽咽的開口,張開雙手想要擁抱她,可卻怎麼都觸碰不到她。

  「就是一個喂不熟的白眼狼,就算和我耍脾氣,也不該不接你電話,她這是翅膀硬了。」

  傅銘煜說起我的時候,還滿是厭惡。

  還記得那年,傅銘煜被綁匪撞傷,我不要命的引開那些人,只求他能活下去。

  還記得他昏迷前對我說:西西,我會一輩子對你好……

  如今愛消失了,我卻成了他口中的白眼狼。

  「傅銘煜,我死了,你終於自由了,也解脫了。」我站在傅銘煜身前,自嘲。「原來我在你心裏,一直都是喂不熟的白眼狼。」

  「銘煜,我知道你不想娶西西,可你們本來就有婚約,從小青梅竹馬,是有感情基礎的。你們已經在一起了,你不娶她,我怎麼和她媽媽交代。」

  傅銘煜的臉色沉了一下,聲音冰冷。「不要再說青梅竹馬了,一起長大就必須要娶她嗎?是她一廂情願,把小時候的承諾當借口,為了嫁給我主動勾引我,她臉都不要了。」

  我失控到全身發抖,揚手想要打他卻撲了空。「傅銘煜你王八蛋!」

  那晚,明明是他發了瘋碰了我,事後卻說是我算計他!

  ……

  傅銘煜走了,我的靈魂被迫跟着傅銘煜,去了白媛的生日宴。

  一進門,傅銘煜的哥們就笑着喊白媛嫂子。

  「嫂子,生日快樂,銘煜哥為了給你過生日,可下了血本了。」

  傅銘煜對白媛寵溺的笑了笑,在眾人的起鬨聲中送出了禮物。

  「銘煜,西西……還沒有消息?」白媛像是想起了什麼,小聲問了一句。

  我冷笑。「裝什麼好人啊,難道不是你害死我的嗎?」

  傅銘煜蹙眉。「提她煞風景。」

  白媛笑了笑。「好歹是你妹妹,別這樣。」

  「妹妹?」傅銘煜冷哼。「她差點害死你,你還替她說話,你就是太善良。」

  白媛抱住傅銘煜,在他懷裡撒嬌。「我無所謂的……」

  我站在傅銘煜身前,拚命的解釋。「我沒有,我從來沒有害過她,是她,是她害死我!」

  「傅銘煜!是她害死我的!」

  可傅銘煜根本聽不見。

  我着急的哭喊,拚命解釋。

  解釋的多了,突然就覺得累了。

  傅銘煜,從來沒有信任過我。

  「你們聽說了嗎,那個連環殺人犯還沒抓到呢,警方已經找到六具屍體了,全都是美女。」

  有人在討論殺人犯。

  「前段時間,那殺人犯不是盯上白媛姐了?還好銘煜哥你保護的緊,不然真的太危險了。」

  「程西當誘餌去引那個殺人犯都沒引出來,連殺人犯都看不上她,哈哈哈……」

  「就是,連殺人犯都看不上她,拿什麼和我們白媛姐比。」

  傅銘煜心口一緊,莫名有些煩躁。「說這些做什麼。」

  點了根煙,在電話再次響起的時候,他接聽了電話。

  「喂?」

  「是傅銘煜先生嗎?我們是海城刑警隊的,程西是你什麼人?」

  傅銘煜猛地站了起來,示意所有人安靜。「都閉上嘴!」

  他有些緊張,手指微微泛白。「程西,是……我妹妹。」

  我看着傅銘煜,突然就笑了。

  到死,我依舊只是他的妹妹。

  「她可能出事了,我們在兇案第一現場找到了她的手機和遺物,你過來確認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