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安若晚眉頭瞬間皺起,這榮親王果然不是吃素的,自己都已經跟着他回府施針半個時辰,還是換不來他的信任,但她可等不起。
今日她當眾悔婚,給了安定侯府一個響亮的巴掌,若是不能拿出榮親王要娶她的證據,回家之後還不知道怎麼為難她。
「王爺,能否讓青峰總管跟我回府一趟?」
顧北塵一頓,看着安若晚緊皺眉頭,眼裡滿是煩憂,瞬間瞭然她的顧慮。
開口道:「你先回去,讓青峰在府中準備準備再去你府上。」
安若晚疑惑地問道:「還要準備什麼?」
顧北塵淡淡道:「本王娶妻,自然不是那等上不得檯面世家那般,必要三媒六聘,奇珍異寶作禮。」
「頭回去老丈人家中,難道兩手空空不成?」
聽他這般說,安若晚無端有些羞窘,沒再多言就倉皇出了門。
「等到了相府,仔細瞧瞧,」顧北塵眼神沉沉盯着女子漸遠背影,「總覺得這丫頭,沒我想的那樣簡單。」
馬車剛到相府門口,安若晚就嗅到了不一樣的氛圍。
這會已是半下午,相府正門大開,門口除了往日守着的侍衛,連管家也在那裡翹首以盼,似是等着誰回來一般。
瞧見安若晚從榮親王府的馬車上下來,管家陡然臉色一變。
「大小姐真真是好本事,親還沒成就敢從別的男人馬車上下來,您不在意那點流言蜚語,老爺夫人還要臉呢!」
這管家自安若晚回府就看她極為不順眼,動不動幫着安芷寧在她爹娘跟前搬弄是非,弄得她爹娘對她愈發厭棄。
安若晚輕笑一聲,抬手就是一耳光!
打得管家一時沒回過神,「你怎麼敢……」「啪!」
反手又是一巴掌,安若晚冷笑道:「一個下人,哪來的膽子敢在主子面前多嘴?」
管家氣得胸口起伏,朝着安若晚斥道:「我在府上四十餘年,連老爺太太都未曾對我動過手,你一個鄉下丫頭,有什麼資格對我呼來喝去?」
他顯是氣得不清,瞪着那雙紅眼陡然揚起手,就想往安若晚臉上扇去。
左右不過一個才接回來一年不到賤丫頭,平日就不受寵,這會犯了這麼大錯,老爺他們正在氣頭上,便是知道他打了安若晚,也只覺得是長輩教訓晚輩罷了。
安若晚看着他揮過來的巴掌,突然扭身從身後侍衛腰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