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岸邊,洛天咧了咧嘴,他已經知道水絕在哪裡了,那隱藏在河底水草上的那一團如心臟微微起伏的水團就是水絕所在之地,也是他所化的水形之身。
那團水明眼看去,的確什麼都看不到,跟河水沒什麼兩樣,但洛天的神魂之力卻是能夠分辨的出來。
那一團水,就像是一個人形蟄伏着,氣息雖然極為虛弱,但又如何逃得過洛天的神魂感知。
洛天收回神魂,下一刻,兩眼豁然一睜,一拳砸向了河底那一團水團所在之處。
「轟……」
磅礴的通天玄靈氣如巨龍入海一般湧出。
「砰……」
「嘩啦啦……」
通天玄靈氣落下,整個河面在這一刻直接朝兩邊分離而去,隨後又是嘩啦啦從天而降。
河底,那塊水團微微一顫,下一刻如一條魚一般朝着前方逃竄而去,看着這團水團的動靜,便可以確定他就是水絕路清寧本體了。
洛天的神魂之力繼續散出,看着路清寧不斷向前逃竄,咧着嘴繼續朝着他一拳又一拳地砸了過去。
你不是想躲嗎?我看你能躲到何時。
河底下,路清寧心裏有着濃濃的震驚之色,洛天是怎麼找到我的,我的水形身在水裡無影無形,與水融為一體,就算是王級強者想要找到我都需要花費一番功夫。
可是現在洛天卻是短短不過幾息的時間就確定了我的具**置,他是怎麼做的?
路清寧在心裏咆哮着,早知道能被洛天這麼快找到,就應該躲遠一點了。
他本也是可以躲遠一點的,但是對自己的這水形身太過自信,自信到認為洛天不可能找得到他。
如此,他可以趁機偷襲洛天,這是一點,另一點就是火絕邱炎肖還在與青龍神使戰鬥,他這一躲起來,洛天必會與青龍聯手對戰火絕。
最後火絕的下場必定是身死道消,他又怎麼能眼睜睜地看着火絕死於非命。
所以無論如何都不會躲遠,更不會逃離這裡,而是想着在洛天與青龍聯手對戰火絕時他尋找機會偷襲洛天或者青龍。
可是他萬萬沒有想到,洛天並沒與青龍聯手對戰火絕,而是來到河邊將他尋了出來,現在一拳一拳地要將他炸出來。
他驚駭,實在想不明白洛天是怎麼知道他躲到了河裡,又是怎麼能在這麼短時間內將他從河底找出來的。
難道他是河神不成?
路清寧在心裏咆哮,也只有河神或許可以在如此短的時間內知道他的藏身之處。
但洛天,是河神嗎?
顯然不是。
這世界上又何來神。
就算有那也是自己水絕水神。
水絕自然不會相信這世上有神仙之類的人物。
所以他才無法想明白他以水形身躲在水裡洛天是怎麼在這麼短時間內找到他的。
「砰砰砰砰……」
此時,洛天一道道真氣從天而降砸落水面,就像是往河裡扔炸彈似炸魚似的,雖然水絕還沒有被炸上來,但是河裡的魚蝦啥的卻是炸死了一大片。
那兩隻烏龜,咳,也是在快活中翻了白肚。
現在可是禁漁十年政策進行時,若是被有關部門看到洛天一個個「炸彈」丟下去炸死了這麼多魚,不得將他抓號子裏面去勞動改造一番,咳。
「砰……」
此時,一道如炸彈般的真氣落在了水絕水形身的前方,差一點就將他炸翻了。
水絕知道自己已是避無可避了,下一刻水形身的他身體一頓,緊接着直接破水而出,水形身在這一刻也是變回了本體,就只見他大喝一聲。
「凝水成冰,凝冰成劍。」
隨着他的聲音響起,手中印法也是不停變換。
「嘩啦啦……」
隨着他的印法不停變換,河水嘩啦啦響徹逆沖而起,一眼看去,在他身後洪水滔滔,波浪滾滾,緊接着就是凝聚成了一把把冰劍。
「殺。」
水絕路清寧一聲大吼,手指洛天。
「咻咻……」
這一刻,懸浮在他身後的萬千冰劍便是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