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顧惜朝李觀海成婚了嗎 第7章_丹艷小說
◈ 第6章

第7章

包括岳靈在內,所有人都艱難的將目光落在岳滄臉上。

現在的他,面無血色,渾身顫抖,像極了一隻受驚的鵪鶉。

顧家族人眼中不禁露出鄙夷之色。

就這?

這就是青雲山千年難得一見的神子?

也太慫了些吧。

岳靈更是失望無比,她感覺今天的兄長彷彿變了個人似的,已經快不認識他了。

從前的岳滄,那是何等的意氣風發,不可一世啊,就算面對難以匹敵的敵人,也絕不露怯。

可現在,他僅僅是因為對方的一句話,就嚇成這副熊樣,這…這簡直是在丟青雲山的臉!

仔細想想,兄長今天的行為太反常了。

父親明令禁止,半年內不許離開青雲山。

為何兄長要忤逆父親的意思,偷偷來到這裡?

他又為什麼來到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城,還故意挑撥觀海少主和他未婚妻之間的關係?

重重疑問壓在岳靈心頭,讓她小腦袋中一片混亂,忍不住開始胡思亂想。

首位上的李觀海面無表情,心中卻很是失望。

在他博覽的群書中,哪一個氣運之子不是心性堅韌,不畏強權的?

這個岳滄未免也太慫包了些,畫風完全不一樣。

沒前途!

心念至此,他鳳眸一瞪。

霎時狂風驟起,地動山搖,煌煌天威蓋壓而下,無人可擋!

「啊!」

岳滄忽然一聲慘嚎,整個人趴在了地上,五體投地,渾身皮膚浮現出道道血紋,似要炸裂。

堂堂玄將修為,卻被一個同齡人用氣勢完全碾壓,這簡直不可思議。

兩人之間的實力差距,宛如天懸地隔。

這就是下界天驕,與上界天驕的絕對差距。

「哥!」

岳靈驚呼,也爆發出玄將修為,想救助岳滄。

可她才往前走出一步,頓時臉色一白,一口鮮血噴了出去。

蹬蹬蹬蹬連退數步,心中無比驚駭。

怎麼可能,我已經是玄將中期的境界了,天水古域年輕一輩難逢敵手。

這李觀海年紀與我相仿,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修為?

這人是怪物嗎?

站在李觀海不遠處的顧庄等人,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太強了,實在是太強了,這就是上界天驕的恐怖威勢嗎?

顧惜朝望着那道修長挺拔的背影,心中恍惚,芳心微顫。

下方,岳滄在李觀海的威壓下,完全動彈不得,慘叫也變成了哀嚎。

他咳血不止,身上的裂紋如蛛網般迅速蔓延,遍及全身。

照這樣下去,不消半盞茶功夫,岳滄定會爆體而亡。

岳靈又驚又急,完全不知該怎麼辦了。

憑她的修為,連自保都做不到,又怎麼救人呢?

最後,她只能向李觀海開口哀求,甚至可以說是乞求。

「今日之事是兄長的不對,請觀海少主高抬貴手,我青雲山願意賠禮賠罪,求求你饒了他吧…」

岳靈的姿態極盡卑微,說話時帶着哭腔,已經快要哭了。

李觀海撇了她一眼,下一刻,氣勢盡斂,如海潮般退去。

壓在眾人心上的巨石消失不見,所有人都感覺渾身一輕,長出口氣。

「多謝觀海少主大恩!」

岳靈如此說道,急忙去將已經慘不忍睹,奄奄一息的岳滄扶起,往他體內打入一道靈力,穩住他的傷勢。

「觀海少主,可否准許我先帶兄長回去,兩日後再攜禮登門賠罪?」

「去吧。」

李觀海淡淡道,表情沒有任何變化。

「多謝觀海少主。」

岳靈如蒙大赦,連連拜謝,扶着岳滄急急離去。

大廳靜了下來,氣氛有些沉寂。

顧家家主平復了一下驚恐的心情,嘴唇還是有些哆嗦。

這時,顧惜朝蓮步輕移,來到李觀海身側,嗓音又嫩又蜜:「觀海,你覺不覺得這個青雲山神子有些奇怪?」

李觀海微笑,「你也看出來了?」

「嗯。」

顧惜朝點頭道:「我雖沒見過他,卻也聽說過,傳聞他驕縱恣肆,目中無人。」

「可今日一見,和傳聞大相徑庭。」

李觀海笑道:「你猜猜,他為什麼會這樣?」

顧惜朝望着他帶有深意的笑容,覺得事情並不簡單。

她結合種種反常的事情,做了一個大膽的推測,最後說道:「難道他被人奪舍了?」

李觀海挑眉,頗有些意外。

沒想到她居然這麼聰慧,心如明鏡,真不愧是氣運之女。

就不知道岳靈能不能看出來了。

剛才打壓氣運之子,掠奪了他五百點氣運,增加了2000點積分。

系統提示,積分是用來在系統商城兌換東西的,得去看看才行。

而且李觀海並不打算放過岳滄,之所以放他走,是因為他還有利用的價值,就這麼死了實在可惜。

氣運之子得天眷顧,步步機緣。

只要盯着他,定能有所收穫。

……

另一邊,高空之上。

一輛氣派無比的輦車從天而過,拖出一條長長的光尾。

輦車內,岳靈正在為岳滄運功療傷。

她秀眉微蹙,不發一言,像是有什麼心事似的。

回到青雲山後,岳滄自行返回平日居住的宮殿。

岳靈看着他的背影,抿了抿唇,沒有回自己的宮殿,而是往主殿走去。

恢宏華麗的主殿內,一個威嚴的男子聽完了女兒的話,臉色徹底陰沉下來。

此人便是青雲山當代山主,岳崑崙。

「這李觀海未免也太目中無人了些。」

隨即他又頹然一嘆。

上界雲衛司,在整個abc古域都屬於金字塔的存在。

他區區一個青雲山,雖然在天水古域屬於頂尖勢力,但在上界,連個二流勢力都算不上。

所以他就算再惱怒,再不甘,也只能打碎牙齒往肚子里咽。

這件事倒還是其次,最讓他驚怒的,是兒子反常的舉動。

如果岳靈說的是真的,那岳滄的確有很大可能已經被奪舍了。

想到這,岳崑崙心中的怒火幾乎要噴涌而出,簡直恨與狂。

費盡心血培育了十幾二十年的兒子,寄託了自己所有的期盼與希望,現在居然被人給奪舍了。

這讓他如何能夠甘心?

「豈有此理!去,把岳滄給我喚來。」

岳崑崙聲音低沉,彷彿有一場可怕的風暴正在醞釀。

「是,父親。」

岳靈感受到了他的憤怒,不敢怠慢,急忙趕往岳滄居住的宮殿。

半盞茶後,她急匆匆回來了,驚呼道:「父親,哥哥往北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