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顧庭洲夏念 第5章_丹艷小說
◈ 第4章

第5章

這場大火連燒了四個小時,直到一場瓢潑大雨驟然降下,才控制住火勢。
接到當地**打來的電話時,顧庭洲不顧場合嚴肅,唰地站了起來。
他緊緊握着手機,一字一頓的開口,「你剛剛說什麼,再說一遍。」
「酒店發生火災,您的太太沒來得及救出來,已經葬身火海了……」
顧庭洲只覺耳邊轟隆一聲震動,對面還說了些什麼他已經無力分辨了。
夏念死了?
怎麼可能!?
明明她之前還接了自己的電話,答應會等着他過去的,這才過去多久……
顧庭洲將手機從耳邊拿開,死死盯着右上角的時間,臉色難看至極,眼底深處有一抹慌亂一閃而過。
何若曦就坐在他身旁,第一時間察覺到異樣。
她心中生出不好的預感,伸手攔住顧庭洲的胳膊,聲音溫柔,溫柔的笑着提醒,「涼爵,高部長正在說《月光下的你》這個項目起身很好呢,拍得好的話會大爆,你怎麼看?」
顧庭洲微微蹙眉,垂眸和她對視了一樣,眼神晦暗。
「這個項目暫時不必啟動了。」
他冷冷淡淡的說完,拂開何若曦的手,大步流星的離開了包廂。
包廂里的眾人面面相覷,被當眾下了面子的高部長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我說怎麼一晚上都心不在焉,原來傅總根本不是誠心要談啊。」高部長陰陽怪氣的甩下一句,氣呼呼的離開。
其他陪坐的見狀,也紛紛起身告辭。
轉眼,包廂里就只剩下了何若曦和陸景淮一個人。
何若曦臉色慘白,緊緊攥着指尖,壓抑着心中的憤怒,作出難過的模樣,一邊流淚一邊自責,「涼爵這是生我的氣了……這一切都是我的錯,如果我沒有回來就好了。」
陸景淮皺了皺眉。
他上前攬住她的肩膀,一邊憐惜的擦淚,一邊溫柔的安撫,「若曦,你別什麼事都往自己身上攬責任,這分明就是夏念那個賤人不知道又鬧什麼幺蛾子呢。」
何若曦聞言,眼眸微顫,眼底飛快地掠過一抹寒意,旋即假惺惺的勸,「小婉也不是有意的,別這麼說。」
陸景淮冷哼了一聲,面露鄙夷,「她就是個不要臉的第三者,也就�我的高冷女總裁��好心才會幫她說話。」
何若曦眼眸閃爍,適當的露出委屈又忍辱負重的表情。
陸景淮心疼不已,忙不迭又安慰道,「放心吧,大家都知道涼爵的心裏只有你,他身邊的位置,我們也只認你。」
……
顧庭洲直接讓人訂了最快一班飛往北極的航班。
等他轉機周折二十幾個小時趕到冰島,又馬不停蹄的趕到當地警局時,卻在那見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
他面色一厲,徑自走到那人面前,聲音森寒且充滿敵意,「黎燁,你怎麼在這兒,夏念呢?」
黎燁冷笑一聲。毫不客氣的回譏,「在她出事的時候不見人影,事到如今,你有什麼資格質問我?」
顧庭洲視線落到他手上,臉色陡然冷沉幾分。
「這是……」
他下意識的伸手,卻被黎燁側身躲開。
「這是寧寧的骨灰,我受冷家人所託來帶她回家,」
他緊緊將骨灰盒護在懷中,謹慎的防備着顧庭洲,「她現在最不想見的人大概就是你,而你,也不配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