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薄寒喬予是什麼小說 第9章_丹艷小說
◈ 第8章

第9章

薄寒時自然不信,「記憶力這麼好?」

「是呀!媽媽說,相思這點,隨爸爸!我爸爸是個天才哦!」

薄寒時微怔,「你爸爸,記憶力很好?」

「是呀!怎麼了叔叔?」

薄寒時倒也沒在意,只隨口那麼一問,不過這小孩兒只是在吹牛也說不定,這世界上,能稱得上是天才的,屈指可數。

不過,薄寒時一時鬼迷心竅,故意想考考她,於是將手機號快速報了一遍:「記住了?」

這小屁孩兒還真認真的點了點頭:「記住了!叔叔,等我給你介紹大美妞!」

薄寒時自然不會當真。

男人抬腕看了眼腕錶時間,不早了,他竟然在一個無關的小屁孩兒身上浪費了二十分鐘時間。

他起身,摸摸小奶包的頭,「我要走了,你也回病房去吧。」

相思乖巧的跟他揮揮手,「叔叔,再見哦!」

保鏢跟隨薄寒時進了電梯。

電梯門快要合上時,薄寒時抬眸,再次看向坐在那兒朝他一直揮手的小奶包。

心底最柔軟的深處,忽然被一個鉤子勾起。

如果當初喬予沒有背叛他……他和喬予的孩子應該也這麼大了吧。

畢竟當年,他是計劃一畢業就和喬予領證結婚,他會努力工作,給她最好的一切。

可惜,沒有如果。

他和喬予,也不可能會有這麼可愛乖巧的孩子。

以前沒有,以後,更絕無可能。

薄寒時冷漠的,從那孩子身上,別開了視線。

電梯門,合上。

與此同時,喬予終於找到喬相思,氣喘吁吁的一把抱住了喬相思!

「相思!你怎麼亂跑!嚇死媽媽了!」

「唔……媽媽你抱太緊啦!我呼吸不過來了!」

喬予緩了緩,這才鎮定下來,「你坐在這兒幹嗎?不冷嗎?」

喬相思扁着小嘴:「媽媽你怎麼才回來,相思都無聊死了,還好遇到個帥叔叔,陪相思說了好久的話!」

「帥叔叔?」

喬予擔心的皺眉,該不會是人販子吧?

「恩呢!他剛走!媽媽你要是早來一步,就能看見他了!他長得可帥啦!」

喬予沒心思想那些,趕緊抱着孩子回了病房,並且囑咐:「以後別和陌生人說話,要是拐走你怎麼辦?」

見喬予這麼擔心,相思只好攤着小肩膀說:「好吧。」

回了病房,趁喬予去洗手間洗手的功夫,小相思把那個帥叔叔的手機號,記在了畫畫的小本子上。

哼,帥叔叔居然小瞧她,覺得她記不住號碼,明天她就給他發信息,證明自己記憶力真的很好!

等喬予從洗手間出來,喬相思皺着小眉心問:「媽媽,我還要在醫院住幾天啊?」

「很快的,等把那個小手術做了,相思很快就能痊癒,到時候媽媽帶相思去遊樂園坐旋轉木馬好不好?」

今天晚上,她又求浮生夜總會的娘娘腔經理,給她介紹了一單生意。

娘娘腔經理嘴巴毒,可心地善良,得知她是單親媽媽一個人帶孩子,孩子還病了,便介紹給她一單大生意,據說光小費就有六七萬。

在帝都最權貴的白蘭度伯爵酒店,能進這個酒店談生意的人,非富即貴,給小費很大方。

如果順利的話,她很快就能籌到錢給相思做手術。

「媽媽,相思怕疼,做手術會不會很疼?」

喬予心疼的抱住她,親親女兒的額頭說:「不怕,媽媽會陪着你。」

等把相思哄睡了,喬予這才看見病床旁的柜子上,擺着一本雜誌。

是《時代周刊》雜誌,封面人物正是薄寒時。

喬予纖細的手指,緩緩撫過雜誌上男人清雋的眉眼,如今,他已經是貴不可攀的商業新貴,一時風光無兩。

今晚,南初在微信上把宋依依的資料發給她看。

她看了,宋依依是最近剛紅起來的新晉歌手,最重要的是,宋依依是宋家大小姐,宋家在帝都雖然比不上如今的薄寒時,可在帝都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宋依依長得也漂亮,和薄寒時站在一起時,很登對。

人大抵都是有好奇心的,喬予不由自主的很好奇,薄寒時是不是也會像當初寵她一樣,寵着宋依依?

會不會在宋依依生理期痛的時候,也會給她煮紅糖薑茶?

可她發現,她只是想一想,便已經心臟抽疼。

喬予將那本雜誌,丟進了抽屜里,眼不見心不煩。

……

入夜的帝都,繁華似錦,CBD中心泛着紙醉金迷的金色光芒。

喬予站在金碧輝煌的白蘭度伯爵酒店的VIP大包里,頂頭的冷氣,吹的她渾身發寒。

她沒想到,會這麼快再遇薄寒時。

更沒想到,這次和薄寒時談生意的人,是葉承澤,她的前未婚夫。

六年前,薄寒時入獄後,喬帆立刻給她講了一門親事,對方是西洲龍頭企業華通集團的繼承人,葉承澤。

喬帆想要利用她,跟葉家聯姻,來鞏固自己的州長地位。

當時,她已經懷了薄寒時的孩子,喬帆甚至狠心的逼她打掉,她拼盡全力逃出喬家,找到葉承澤,告訴他,她未婚先孕,懷了野男人的孩子。

葉承澤好歹是華通的繼承人,有頭有臉,怎麼可能會娶一個未婚先孕失去清白的女人?

就這樣,喬予被葉家退了婚,沒了利用價值後,被喬帆和丁雪梅,趕出了喬家,趕出了西洲。

她正發怔,葉承澤戲謔的聲音已經傳來:「聽說,當年喬大小姐被葉家退婚後,就被喬州長趕出了喬家。不過我真沒想到,喬大小姐如今會過得如此落魄。」

她和薄寒時兩次見面,都是在如此窘境之下。

喬予捏了捏手心的冷汗,面上淡笑:「可能是老天在懲罰我吧,懲罰我當年拒了葉少的提親。」

喬予語氣輕飄飄的,卻讓葉承澤臉上失了光彩。

他說,是葉家退婚,不要喬予的。

可喬予卻說,是她拒了葉家的提親。

葉承澤是個要面子的,更是個記仇的,他雙眼眯了眯,冷笑:「若真要說懲罰,倒不如說是老天在懲罰喬大小姐當年有眼無珠,背叛薄總這等人物!」

喬予渾身一僵……

她下意識看向坐在主位上,那個一言未發的矜冷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