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薄寒喬予是什麼小說 第3章_丹艷小說
◈ 第2章

第3章

六年後。

帝都最繁華喧囂的CBD中心區域,LED大屏上,正在播放一則訪談——

「近日,SY集團在紐約證券交易所公開上市,SY從一個創業型公司成為一個龐然大物的財團,僅用了六年時間。

而它的實際控股人和執行CEO薄寒時,也成為紐交所人盡皆知的神話,一周前登頂《時代周刊》封面。

今天我們有幸能訪談到薄寒時先生,請他談一談這六年來是如何一手將SY締造成商業帝國。」

喬予拿着簡歷剛從國金大樓垂頭喪氣的出來,就看見大屏幕里熠熠生輝的男人。

屏幕上,男人穿着一身冷灰色西裝,黑色襯衫領口一絲不苟的系著一條銀灰色領帶,皮膚冷白,五官英俊深邃,骨節分明的修長大手隨意交疊放在腿面上,面對鏡頭時,姿態放鬆又挺拔,冷峻面容上維持着淡漠疏離的禮貌笑意,渾身充斥着上位者的沉着氣魄,整個人冷靜從容,看起來貴不可攀。

對主持人的提問,他回答的很簡單。

他說:「靠恨意。」

主持人以為他在開玩笑,費了好大力氣才約到薄寒時這等人物,她不想放過話題熱度,於是又問了一個相當刁鑽的問題:「坊間有傳聞,薄總六年前有過牢獄之災,是因初戀女友構陷,我有點好奇,這傳聞是真的嗎?」

這個問題一出,現場氛圍瞬間降至冰點!

薄寒時依舊風姿綽約的坐在那兒,俊臉上平靜的甚至看不出一絲波瀾,可眼底卻現出一抹冷厲殺意!

他慢條斯理的扣上西裝扣子,優雅起身,丟下一句喜怒不明的話:「有時候,好奇心並不是什麼好東西。」

……

站在大屏幕對面的喬予,背脊僵硬,臉色也慘白了幾分。

六年了!

歲月將薄寒時雕刻成了一個完美的上位者,也將他沉澱的更加深沉、內斂。

而六年前他那段鋃鐺入獄的過去,已經翻篇,如今哪怕談起,那段狼狽的過去,也只會給這個叱吒風雲的商業天才染上更為神秘複雜的面紗,世人向來慕強,而神秘又強大的東西,會令他們心嚮往之。

至於吃瓜群眾,也頂多只會唏噓一番:當初,薄寒時的初戀,真是有眼無珠!她一定會後悔到撞牆!

喬予嘲弄的笑了下,她的確是後悔了。

這六年來,每日每夜都在後悔。

但如今,她和薄寒時,已經是兩個世界。

她剛被帝都衛視開除,台里說,她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眼下又不死心的找了一圈工作,無一例外,都被拒了。

那個不該得罪又手眼通天的人,應該就是薄寒時吧……他還在恨她。

不過喬予不恨他,這是她應得的報應嘛,活該的。

只是,馬上小相思就要上一年級了,她連萬把塊的學費都湊不出……月底還要交房租……一想到這些開銷,她就焦頭爛額。

錢錢錢,去哪裡掙錢呢?

她從包里掏出閨蜜南初給的那張名片——

浮生夜總會,李經理。

幸好,她還有一把好嗓子,能去夜總會兼職唱歌賺外快。

之前不想去,是因為那不值錢的尊嚴,如今連孩子都養不起了,什麼喬家大小姐,什麼衛視主持人,那些密密麻麻的尊嚴,一無是處。

……

晚八點,浮生夜總會。

888豪華大包間內。

「今兒那個不要命的主持人在問什麼鬼東西,提誰不好!提他那個觸霉頭的初戀!**,這得弄她!」

「已經聯繫人開除她了,今天是寒時的生日,待會兒他來了,你別提這些不開心的。」

「誰敢提?我是沒那膽子!那個喬……呸!晦氣的!簡直是他雷區!」

說話的兩人,正是SY集團的陸總和江總,陸之律和江嶼川,也是薄寒時關係最好的同門兄弟。

沒一會兒,薄寒時到了,身後跟着兩個穿着黑西裝的保鏢。

陸之律勾住薄寒時的肩膀,「今天生日,笑一笑嘛!這包間,我和**親手為你準備的!驚不驚喜!」

男人掃了一眼滿屋的氣球,綵帶,眉眼冷峻,朝沙發上坐下,長腿一疊:「普通生日而已,沒什麼好過的。」

「你看你,年紀輕輕,這沒興趣,那沒興趣的……今晚我就給你點個大美妞兒,讓你放鬆放鬆!」

江嶼川調侃道:「你以為薄總跟你似的『性』趣滿滿?寒時,我今晚倒是真給你準備了一個驚喜……」

話音未落,888包間的門,響了。

「你好,我是江先生點的歌手,現在可以進來嗎?」

江嶼川笑道:「說曹操曹操到,驚喜這就到了。進來吧!」

「咔噠」一聲,門打開了。

喬予抱着小提琴進來。

包間里,光線昏暗。

可她一抬頭,便與角落裡那雙深眸,隔空對上!

四目撞上的瞬間,喬予渾身血液逆流,彷彿結冰!

她的雙腳好像被釘在原地,往前走不了,往後退不了!

只能尷尬的木訥的,對上那雙布滿寒霜的凌厲黑眸。

不止是喬予愣住,就連包間里的陸之律也愣了半天。

等他回過神,嗤笑了一聲:「喲,這不是西洲喬家的大小姐喬予嗎!不在衛視台里做主持人,怎麼跑來這種煙花柳巷之地唱歌了?」

角落裡,薄寒時矜貴無雙的坐在那裡,靜靜地看着陸之律羞辱她,彷彿隔岸觀火的陌生人。

他俊臉上,沒有一絲情緒,看她的目光,也像是從不認識。

形同陌路……不過如此。

六年了,薄寒時,好久不見。

沒想到,久別重逢,是在這種地方。

他是尊貴的客人,而她,是來賣藝的。

喬予手指掐進了掌心裏,掌心的痛意令她清醒了幾分。

她無謂的笑笑:「陸總是來花錢的,而我,是來掙錢的。當然,如果客人不想看見我,我馬上就走。對不起,掃你們興緻了。」

她背脊綳的很緊,卻低了頭,鞠了九十度躬。

她不想惹麻煩。

更不想,再招惹薄寒時。

就在喬予抱着小提琴,轉身準備離開之時……

昏暗角落裡,那個一言不發的男人,終於開了金口:「站住。」